公告
高唐信息港(http://www.svvl.icu/)服務大家,歡迎分享傳播!我為人人、人人為我!將為您信息免費推廣,現在免費注冊會員,即可免費發布各類信息。
免費發布信息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高唐新聞資訊 » 娛樂新聞 » 正文

盛寵皇妾,寵昏甜妻

發布時間:2017-11-06 09:23:13
核心提示:  秦湛為了力證清白,舉起雙手說到:我發誓,我真的沒有偷看,我當時嚇得連汽油都扔在地上忘了拿了。  好好好,相信你相信你
 
 
  秦湛為了力證清白,舉起雙手說到:“我發誓,我真的沒有偷看,我當時嚇得連汽油都扔在地上忘了拿了。”
 
  “好好好,相信你相信你。”眾人十分敷衍的說到。
 
  余式微看了眼葉遲,得意的說到:“怎么樣,認輸了吧?”
 
  葉遲卻還死咬著不肯承認:“就算秦湛看到他們當時在一起,高唐信息港www.svvl.icu持續關注及報道但這也不代表鄧曄就跟著佟知心走了啊,打電話,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在一起。”
 
  陳瀚東伸手拍了葉遲的頭一下:“你夠了,什么時候這么邪惡了,居然想聽活‘春’、宮,你未來媳‘婦’兒還在你旁邊呢。”
 
  阮曉合已經羞的抬不起頭了。
 
  葉遲連忙伸手捂住阮曉合的耳朵,然后說到:“別裝犢子了,難道你沒不想聽?”
 
  “咳咳……”幾個男人都紛紛咳嗽起來,然后開始在自己媳‘婦’面前裝正經,陳瀚東說到,“你是你,我們和你不一樣,別扯上我們。”
 
  陸戰柯說:“這樣做是不對的。”
 
  周群道貌岸然的說到:“君子有所為,有所不為……”
 
  秦湛抬頭望天,假裝什么都沒聽到。
 
  最后還是余式微比較霸氣:“都特別別裝了,你們想聽的就聽,不想聽的就把耳朵捂上,我準備開始打電話了。”
 
  結果真正開始打電話的時候,沒有一個人捂耳朵,連阮曉合也把葉遲的手揮開了,一副好奇的樣子,也是驚呆了所有人。
 
  余式微按下了撥通鍵,電話響了很久都沒人接,在大家都以為佟知心忙著和鄧曄辦事的時候,電話居然接通了,佟知心懶洋洋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:“喂?找我什么事?”
 
  “呃……”余式微看了眼眾人,發現大家都聚‘精’會神的湊到了她的手機前,連點唱機不知道什么時候都給關了,“師姐,我就是看秦湛回來了,想問問你,誰送你回去啊。”
 
  佟知心停頓了幾秒,然后說到:“鄧曄啊,既然秦湛已經回去了,那你就幫我跟他說聲今天對不住了,改天再請他吃飯。[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花糖小說網www.mianhuatang.la]”
 
  電話那頭不知道誰不滿的哼了一聲。
 
  幾個人都向余式微打嘴型,讓她趕快問問鄧曄在哪兒。
 
  余式微迫于無奈,只好問:“那鄧曄呢,你有沒有看到他,他的東西還忘在這里了,沒有帶走。”
 
  電話那頭傳來佟知心問鄧曄的聲音:“他們說你還有東西忘在包廂了,你要回去拿嗎?”
 
  然后所有人就聽到鄧曄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響起,似乎是在問什么東西,于是佟知心就轉告:“他問你什么東西忘了帶。”
 
  余式微瞄了眼茶幾,慢慢說道:“是一個,絕世好煙灰缸。”
 
  “噗!”頓時又好幾個人沒忍住笑了。
 
  佟知心也是一臉黑線,說到:“那應該不是他的,你們隨便處置吧。”
 
  “哦,好的,那師姐你回去的時候小心點啊。”余式微默默掛掉了電話,然后轉頭去看葉遲,“怎么樣,認輸不?服氣不?”
 
  葉遲又重新點上了一根煙,深吸了一口,然后神‘色’肅穆的說到:“認輸,服氣。”
 
  “好,讓我想想要怎么懲罰你們好呢?”余式微‘‘奸’笑’著看著他們幾個人,然后揚天長笑,伸手一指阮曉合,說到,“這樣吧,你打電話給你妹夫,告訴他你暗戀他很久了,看他怎么回應,怎么樣?”
 
  阮曉合嚇得下巴都要掉了:“這……這也玩的太大了吧?”
 
  余式微湊近,十分欠揍的說到:“如果你和你妹夫真的沒什么的話,那你怕什么嘛,嘿嘿,我可是聽說姐夫和小姨子,還有妹夫和大姨子之間‘奸’情最多的喲。”
 
  阮曉溪一抬下巴,十分傲嬌的說到:“哼,我老公才不是那樣的人呢。”
 
  葉遲瞇了瞇眼:“你這其實是在玩兒我吧?”
 
  他這輩子最恨得,就是勾引自己嫂子的弟弟,和勾引自己弟弟的嫂子,當然,勾引自己妹夫的姐姐也絕對不能忍,這與其說是在考驗阮曉合,不如說是在考驗他的承受能力,他怕自己還沒聽到那個結果就忍不住崩潰了。
 
  可是余式微這完全是一番好心,她是心理學醫生,當然知道當年那件事在葉遲的心里留下了一道坎,那道坎只要一天沒有過去,葉遲就不可能真的完全放下,她這么做也是為了幫助葉遲放下過去,想想她當初可是和葉遲一起親眼見證他的‘女’朋友是怎么和他弟弟葉辰搞到一起的,又是怎么極力護著葉辰的,到現在她都不禁替葉遲感到不平,真心對待一個人,結果卻得到那樣的回報,擱誰也接受不了。
 
  葉遲手上夾著煙,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默默的閉上了眼睛。
 
  余式微催促到:“快點兒,拿出你的手機來,給你妹夫打個電話。”
 
  愿賭服輸,就算再不愿意,阮曉合只能按照約定,拿出手機準備給單驍打電話。
 
  看到阮曉合拿出手機,艾常歡的心不由得懸了起來,因為她不知道阮曉合給單驍的備注是什么,萬一備注直接是單驍的名字,那不就什么都‘露’餡了嗎?她偷看了陸戰柯一眼,心中隱隱有些不安。
 
  幸好,阮曉合給單驍的備注是妹夫,并不是真名。
 
  單驍正在公司加班,忽然看到阮曉合給自己打電話,他心里還突了一下,心想這么晚了阮曉合給自己打電話,難道是阮曉溪出了什么事?
 
  他來不及多想便立刻接聽了:“喂!”
 
  余式微看到葉遲的手抖了一下,因為單驍接電話接的太快了,語氣又那么急迫,很難讓人不往別的地方想去。
 
  在阮曉合還不知道怎么開口的時候,單驍已經直接問道:“是不是小溪出什么事了?我就知道,不能讓她一個人在外面。”
 
  阮曉溪一臉欣喜,連忙就要湊過去和自己老公膩歪,余式微連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,不讓她搗‘亂’,然后示意阮曉合趕快按照計劃行事。
 
  阮曉合一臉為難,最后在所有人的注視下,慢慢說道:“不是小溪,是那個,我有話要對你說。”
 
  “啊?”單驍明顯愣了一下,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樣子,他比阮曉合要大,于是也就不好意思和阮曉溪一樣喊姐,一般他們都是有話直說,“什么話?”
 
  “我……”阮曉合看了眼葉遲,見他還閉著眼睛,煙都快燒到手上了,于是咬了咬‘唇’,說到,“我想說,我喜歡你,不管你是誰,曾經發生過什么事,在我心里,你就是你,是我想共度一生的那個人,如果你信任我,就看著我,告訴我,你也愛我。”
 
  葉遲的眉心死死的擰了起來,臉上的表情也萬分的僵硬,身子僵硬的更像是一塊鐵板,一動不動。
 
  “啊?”那邊傳來單驍驚訝的聲音,然后還有杯子打翻在地的聲音,似乎對于阮曉合這番話感到萬分的吃驚。
 
  阮曉溪狠狠的咬著‘唇’,原本萬分信任單驍的她此刻也忍不住開始動搖了。
 
  那邊過了好一會兒才傳來單驍試探‘性’的聲音:“小溪,是不是你拿你姐的電話惡作劇?”
 
  阮曉溪翻了個白眼,心中滿是醋意的想到,才沒有呢。
 
  阮曉合又說:“不是小溪,就是我,剛剛我說的話都是真的,我喜歡你,真心實意的喜歡你,我從來沒有懷疑
 
 
[ 新聞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同類圖片新聞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 
盛寵皇妾,寵昏甜妻版權與免責聲明
 
四川棋牌游戏排行榜
重庆时时彩视频开奖结果 pk10看走势图技巧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天天基金网排名 博格巴 天天特购 北京pk10走势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聚宝盆pk10计划软件 抢庄牌九牌下载 KU娱乐平台 足球比分大赢家 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时时彩最神投注方法 pt电子网络游戏 亿华娱乐平台